至始至终,我攥在手中的东西未变过。

© 赤野川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关于大佬的世界观重塑故事

 @WeirdoRamma 抱歉,晚了很久的生贺送上,当时在外面实在是写不了。回来之后也是反反复复改了几次,但还是很糟糕,实在抱歉。

之前这对cp你私下跟我点过,所以我就这么写了。再次抱歉的表示,不吸屁股也没有补完一拳,所以就这么擅自乱改了cp,谢谢你的原谅。

(不过这个设定好像有点萌要不回去再多写一点什么的……)

(不敢加其他tag的我真是弱爆了)


以下是食用说明:

1、角色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2、此为生贺文,请勿说些不大得体的话

3、有暗恋、有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的红叶、有一大堆的基佬

5、有B站校园等一系列狗血设定,如果名字撞了那……当没看见

6、头一次给活人写生贺,有点小激动

7、(小声)这对CP是 @WeirdoRamma 吃的,我吃狗崽

8、(更小声)所以可能有某些微量元素(像狗崽什么的),雷的请小心避开

9、(听不见的声音)有逻辑问题别打我,小透明要哭了


以上可以的话就请食用吧(这样下来还有人食用吗……)


酒不吞,乃B站上游戏区一大佬,以高超的游戏技巧和惊人的忍耐爆发能力闻名。其人的交际圈也及广,可以说涵盖了各个区的大佬,要逛整个B站只需要刷脸卡。

如果你问起一个酒吹,酒不吞到底是哪点吸引了你。酒吹们多半要提这么几点——低音炮、肌肉、一个能输出能自奶的全能玩家。

而这群酒吹中,有一位头号酒吹。这位头号酒吹领导着无数酒吹向别人吹着酒不吞的好,他同时也是位UP主,名为“酒为吾挚”。酒为吾挚一直称酒不吞为挚友,而他的视频有个标志性的特点,那就是“必然吹酒不吞一次”。如果没有,那一定是个假的酒为吾挚。

后来在一次直播中,酒为吾挚被舍友叫了声“茨球”后,大家就都以“茨球”这个略显可爱的名字来称呼这位头号酒吹了。

 

酒吞,乃阴阳学院的鬼王之一,以千杯不倒的酒量和强大的实战能力闻名。其人的交际圈也及广,可以说和学院里的每位大佬都有联系,在整个学院刷脸卡就能活下去的人物。

他手下有个小弟,名为茨木。茨木是学院里的第一酒吹,到哪儿都要跟别人吹自家挚友的好。不知道为什么,茨木的右手(看网易爸爸的图片应该是右手,虽然看一些画上是左手)一直用绷带缠着,也不知是受过什么伤。

尽管如此,茨木玩球却玩的十分的好,好到别人都要叫茨木为茨球,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你若是问一个知情人这两者间到底有什么关系,那么知情人会耸着肩、无奈的告诉你,酒不吞就是酒吞,茨球就是茨木。

“头号酒吹”原来是二次元、三次元两个意义上的,酒吞果然是拥有足够的人格魅力的男人啊(笑)。

 

在B站上,酒不吞每次都要邀请一位UP主和他一起做直播。

有一次,酒不吞邀请了茨球这个头号酒吹来直播,结果那一次的直播被众多粉丝称作“余音缭绕的一次直播”,因为整个直播从头到尾全是茨球夸赞酒不吞的声音,满满的都是茨球对自家挚友的爱。

后来,鬼畜区一UP主,靠这个直播的鬼畜出名了,真是可喜可贺。不过他在做了这个鬼畜之后三个月没有更新,而且还听说这位UP主还与三次元中的酒不吞和茨球认识,看起来是被酒不吞和茨球请吃饭了吧,感情真是好啊。

 

在学院里,酒吞每次有时间就会去看一个人跳舞。而别人都说,酒吞喜欢那个人。

那个人是红叶,听说是由学生会会长的哥哥推荐进学校的。红叶是位漂亮的女子,跳起舞来可以要人命似的美。她喜欢的人是学生会会长晴明,每天都会给晴明表白。

酒吞从未跟别人说起他喜欢红叶这件事,甚至都没跟茨木都没有说起过,每当别人问酒吞“你是不是喜欢红叶”的时候,酒吞只是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茨木总认为酒吞不应该注视红叶那么多,因为茨木认为,只要酒吞越沉迷于女人,他的实力就会越加倒退,失去往日的风采。

茨木一想到这些就头大,他一边要想办法让挚友忘了女人,恢复往日风采,一边又要想办法让红叶少去勾引挚友,以免挚友越加沉迷于女人。

有一次茨木在跟红叶说不要勾引挚友的时候,恰巧被酒吞给看见了。被酒吞误解的时候茨木感觉很难受,就是那种被抛弃的感觉。

茨木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结果难受到直播时都被不熟悉的网友发现了。

很多网友都问“是不是被女朋友甩了”,茨木也是一愣。

“为什么被挚友嫌弃了,被大家认为是被女朋友甩了?”

茨木一脸懵逼的说完后,视频就被一片“yoooo”给淹没了。

 

酒吞看到这里后,默默的退出直播间,打开自己沉在底的某个收藏视频看了起来。

 

“挚友为什么只注意红叶呢?他应该知道沉迷于女人的后果。”

茨木直播完后去学院里的咖啡馆里找人去问了。

学院里的咖啡厅,写作咖啡馆读作酒吧,学院里的各路大佬都有可能在里面出现,同时学院的各路大佬也喜欢在这里面聊天聚会,顺便做一把知心姐姐。

因为时间问题,咖啡馆的人挺少,就一个打酱油的咸鱼王荒川、服务员大天狗和妖狐。

“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呢?小生认为酒吞待你挺好的啊。”妖狐一边说着,一边给了茨木一杯酒吞平日爱喝的酒。

茨木没怎么说话,只是猛地把酒一灌,然后低头装深沉。

妖狐一笑,正准备再给茨木倒一杯,结果大天狗已经抢在他前面给茨木倒了酒,顺便问了一句:“汝可知酒吞为何注意红叶否?”

茨木被这么一问,也是一懵,“为什么?”

在旁边的荒川见自己总算能秀一下存在了,就笑道:“酒吞其实关注过一个舞蹈区的UP主,也收藏了那位UP主的所有视频。”

“那个UP主就是红叶?”茨木挑眉道。

“不,你再猜——算了,上次鬼畜你们的经历就够了。”荒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个UP主不是红叶,只是和红叶长的比较像罢了。那位UP主,我们都不知道是谁,因为谁也联系不上她。怕是已不在B站的人吧。”

茨木听后,有种不祥的预感。他问道:“那位UP主是谁?”

“恩……大天狗你是不是知道啊?”妖狐从大天狗那儿拿手机,开始翻找起来。结果还没翻多久就被大天狗拿了回去。

大天狗稍微输入了几个字,然后把手机递给茨木,“这个。”

茨木好奇的接过手机,看了下UP主和她的视频后,表情一变,变得有些忧愁了起来。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是认识她?”荒川笑盈盈的喝完了手中的饮料。

茨木苦着脸道:“是认识,而且不仅仅是认识。”

当茨木讲完自己跟那位UP主之前的关系后,茨木看到了三个活的目瞪口呆。

 

酒吞一如既往的到咖啡馆里来喝酒,结果看到各路大佬都在里面——除了茨木。

“呦,今天是在等本大爷吗?茨木那小子呢?”酒吞还是和以前一样跟大家打着招呼。

可大家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他们互相用眼神示意,荒川无奈的长叹一声,然后走了出来。

“茨木那小子我们暂时不提。酒吞,有个人想见你。”

“有人想见本大爷?”酒吞将并没有眉毛的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话音刚落,结果一状似女子的人进来了。

那人着实是与红叶有几分相似,有几分妩媚的感觉,可ta身材有些过于高大,看起来更像是个男人的身高。

那人见到酒吞,高兴的喊了一声“挚友”。

那声音可以说一点隐瞒都没有,完完全全的本音。可正因如此,酒吞感觉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世界观碎掉了。

 

不知道是哪位知名UP主开了个直播,叫做“重塑世界观的时间”。

许多弹幕都是发“心疼酒不吞的世界观”,也有许多弹幕在发“我的世界观在重塑”。

之后关于那位舞蹈区UP主的性别就开始了猜疑,然后这个性别问题也成了B站的十大未解之谜。

B站的十大未解之谜中,还有一个便是“那一个直播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那之后的酒不吞每次直播都带着他的头号酒吹,而且整个直播室都散播着诡异的粉红泡泡——要知道,这在以前是绝对不敢想象的。

许多酒吹都在呐喊“你不是我们的酒不吞大大你究竟是谁”。

但是却满足了更多吃酒茨的腐生物们。

——还真是可喜可贺啊。

 

阴阳师日报,乃阴阳学院的校报。

这段时间的日报上,都充斥着各种关于酒吞和茨木的八卦新闻。

而整个学院都被诡异的粉红泡泡包围着。

许多单身狗都在呐喊“还给我们那个纯洁的校园”。

但是却满足了更多基佬百合现充和腐生物们。

——还真是可喜可贺啊。


-END-

评论 ( 3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