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始至终,我攥在手中的东西未变过。

© 赤野川
Powered by LOFTER

【脆皮组】红

食用说明:
1、有魔改原作剧情注意!(大致就是把黑水晶卖队友改成法斯一人作死、法斯和月人王子进行肮脏(划掉)交易那儿给改了,成功谈成变成不成功……之类的?)

2、ooc注意!

3、文章粗糙短小注意!标题瞎取注意!

4、灵感来源:佛家七宝。

5、如果撞梗请多见谅!

6、内容满满私设!全是『这是我的世界所以为所欲为』的感觉!

7、好像符号也是瞎打的……

(这篇在宝石最后一集出来前就在写的文我终于写完了啊……)

如果以上接受,那么就可以往下翻了www

正文:

辰砂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夜间巡逻工作。

说有什么变化还真没有,毕竟曾经那个向他许诺“要找到一个合适你、且只有你一个人才能做的工作”的家伙都已经被带到月球上去了。

其实这样也好吧?他本就该存在于这黑夜之中,直到被月人带走的那一天,然后消失在大家的记忆中。

但他却期望月人有一天能带着那家伙的碎片在夜晚出现,这样他还有点所谓的价值。

——当然并不是因为那个笨蛋才那么想的,这可是很正常的宝石思想。

辰砂这么想着,走到了当时遇见法斯的虚之海角——那个连金绿柱石都能带走的地方。

因为『我可是连月人都要厌弃的宝石』这样的想法,辰砂稍微在那停留了些时候,去想些事情。正当他准备离开时——

出现了预兆的黑点。

辰砂实在没想到月人真的会在夜晚出现,他现在能做的,只是凝集水银,准备战斗。

在那迟迟未出现月人的黑点中,传来了打斗以及宝石碎掉的声音,这一切让辰砂感到疑惑与茫然。

他头一次像这般不知所措,毕竟现在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知识的范畴。

他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又过了一阵子,黑点里终于掉出点东西了。在月光的照射下,那东西闪耀着混合的光芒——其中还混杂着月人所喜爱的薄荷色。

薄荷色?这个词让辰砂一下警惕了起来。他仔细观察,还看见了散成一团的合金与闪着蓝色光芒的头颅。

辰砂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他这是头一次看到一个宝石能相对完整的从月人的手里逃出来——恐怕从前也没有宝石能做到这一点。

随着法斯的坠落,月人也终于从黑点里出现。虽然看上去是『旧式』,但是能将现在的法斯给破坏成这样的月人一定不是所谓的『旧式』。

他的水银已经准备挥出,可这时的月人却已经把脑袋收了回去,黑点也随之消失。

『什么意思?』辰砂虽然弄不明白月人这行为的含义,但他现在可以做的是将散落一地的法斯给收拾一下,找个没有什么人在的时候给悄悄送去学校那儿。

辰砂先想办法拖着法斯到了自己居住的洞穴附近,接着拿出了很久以前红绿柱石给他的一块布,将法斯稍微的包裹一下,便一点点的拖走。

拖着法斯走的时候,辰砂似乎想起很久以前,法斯刚刚丢腿的时候,他也是拖着法斯,一点点走向了他一点也不想回去的地方。

那时的夜空,也像今天一样。

似乎时间在倒流,但他明白这并不可能。

自那晚后,月人就连白天也没出现过。

这实在是太过于反常,甚至连老师都被惊动了——老师都亲自来到辰砂这儿,询问辰砂最近发生过什么。

辰砂自然是把知道的交代了。而老师听后,却陷入了沉思——要不是老师睁着眼睛,他都要怀疑老师已经睡着了。

最后老师还是走了。临走前,老师问他道:“辰砂,你知道法斯现在的情况吗?”

辰砂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的情感藏在了老师看不见的眼底。老师叹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了辰砂的倔强还是为了多灾多难的法斯。

“比起以前被带到月球上的宝石,法斯回来的可以算是相当完整。”老师静静的说着,“但他还是缺了一大块,因为这一大块他暂时醒不了。”

『因为那一大块,所以在那天月人才没出来吗?』辰砂立马把这件事与那天晚上给联系在了一起。

辰砂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这么件事。或许老师也不好就这么上前去摸他的头,于是待辰砂反应过来时,老师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样也好吧。”辰砂深知自己体质的麻烦,也没有多怪些什么。

只是,他心里有个不甘寂寞的声音,在催促着他什么。

辰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在大家都不在的一个白天悄悄来到了学校里。

他见到了法斯——那个他熟悉又陌生的法斯。

法斯此刻闭着双眼,似乎是坠入进某个梦想;他的合金手臂因为失去了控制,如水般淌在露琪尔专门为此准备的木桶里;他冬服的胸口处微微下陷,似乎那儿已是一个空洞。

空洞?辰砂用手轻轻触碰着那块地方。那地方果没有坚实的感觉、空荡荡的。

『老师说的缺了一大块,估计是指这个了。』

辰砂收手回来,又将目光投到法斯的面庞上。

只有在这时,法斯才终于褪去了自己的虚伪,将藏在深处的天真无邪显露出来。

只有在这时,才有可能看到那个曾经的3.5。

辰砂也不懂自己究竟想干什么。如果只是缅怀那个过去的3.5,他大可在一人时随意的想,不必专门跑过来看着现在这个法斯的脸。

或许老师知道,但他是绝对不可能因此去问老师的。

“这难道也是古代生物的缺陷吗?”辰砂询问自己,自然是没有回答的。

他也准备离开了,毕竟在学校里呆久了容易把水银弄的到处都是、给别人添麻烦。刚起身,他便看见法斯的嘴唇似乎动了动。

他眨了眨眼,一切又恢复平静,刚才的事情仅是他的幻觉罢了。

他走了,正如他的到来无人知晓。可是在某处地方,似乎传来了微弱的声音,像是在唤着辰砂的名字。

那声音带着眷恋与不舍,但声音的主人是不允许自己如此示弱——毕竟主人想要拯救所有的宝石、想要给那位孤独的人献上自己的温暖。

于是主人将这个声音藏在了自己空荡荡的胸口,让声音如泡沫般消失。

谁也不会知道这声音的含义,包括主人他自己。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法斯曾经说“帕帕拉恰给他让个位置”的玩笑话也灵验了。

因为法斯只要补上空缺就能醒来,于是露琪尔跟老师说,愿意试下法斯的手术。

现在露琪尔每天除了给帕帕拉恰做手术外,就是给法斯做手术了。一下又多了位病人,露琪尔也开始熬不住了。

帕帕拉恰也就罢了,毕竟露琪尔给他做了那么多次手术,早就习惯了。

而让露琪尔真正感到疲劳的,则是法斯。

法斯是史无前例的混合体,光是思索手术的可行性就要耗费露琪尔的大半精力;更何况法斯这个硬度的身体,稍微不注意就又碎掉了,拼回去就像拼拼图,直接将露琪尔的精力耗完。

可法斯与帕帕拉恰不同,法斯即使没有换上新且合适的宝石,也能在某些时候醒来。

露琪尔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是他那次刚刚拿来给法斯做手术的宝石时,他看见法斯有气无力的用合金手臂戳自己的胸口。

露琪尔看了眼帕帕拉恰,帕帕拉恰如他所想的还没有醒过来,“果然是我在做梦啊。”露琪尔感叹道。

然后他就看见法斯无力的笑笑,合金手臂小幅度的晃了晃。

一声“庸医,好久不见”直接击垮了露琪尔多年从医所形成的三观。

露琪尔克制住了自己将法斯敲碎重组的欲望,问了下法斯现在的身体情况。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法斯打完招呼就又倒下去了,合金又化成一滩,似乎打招呼就耗尽了法斯全程的力气。

后来露琪尔发现法斯体内的合金会在某一时间段将胸口的空洞填补,使法斯能醒过来那么一阵子。

但合金不能在替代了法斯的双手后又替代他的胸口,而且合金本身的流动会给法斯带来许多的问题。

所以露琪尔还是要寻找两人份的材料,但他作为医者,还是愿意做这些事的。

但露琪尔还是没能弄明白法斯醒来的规律。

有天露琪尔给醒完了的法斯检查过后,发现外面的一部分草因为粘上了什么而枯死,仔细一看粘上的原来是水银。

『辰砂是什么时候来的?』露琪尔也不去纠结,带了手套拿起身边的工具起身,为了不让其他宝石粘上水银开始小心的铲除这些草。

毕竟露琪尔是医者,不是戴雅那种恋爱脑。

即使法斯已经回来了,但辰砂还是在夜间巡逻。

但今天似乎来了位客人。

辰砂看见一片可以划破夜空的火彩,了然来者的身份。

“你太耀眼了。”辰砂用着一句熟悉的话,与同年的戴雅打着招呼。

戴雅听到这句话也是一愣,不知道到底想起了些什么。但他很快反应过来,笑着给辰砂打招呼。

“说起来的话,我们两个也好久没见了吧?”戴雅这么说着,看上去是不准备马上走了。

辰砂也没做什么回应,只是等着戴雅继续往下讲。

“辰砂不打算去看看法斯吗?最近经常看到他醒过来一阵子。如果辰砂你去看看他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吧?”一上来果然提的就是法斯,戴雅和法斯的相性果然很不错。

“那种家伙除了会让别人的期望落空还会干什么?”辰砂没回答戴雅的话,但是旁边的水银却有点炸开的样子了。

戴雅明白这位与自己同年生的朋友,笑了笑假装没听到辰砂的这句话:“所以说法斯之前果然和你告白了吧?”

“……我以前就很讨厌你那种恋爱偏重主义。”和从前一样的话,如今却是不同的情况了。

辰砂开始向远处走去,似乎不想听戴雅再说关于法斯的事情了。

“你真的不打算去看看法斯吗?哪怕只是一眼。”

戴雅的声音又一次传来。辰砂没有回头,只是辰砂的指尖,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由水银构成的法斯小人。

“啊……又醒过来吗?第几次了?”

法斯戳了戳自己的胸口,抬头准备问下庸医,却不料看到了红色的那人。

法斯当场懵了,连拉碧丝聪明的头脑也救不了他了。他尴尬的笑了笑,“辰砂……好久不见?”

“连自己身体都保护不好的笨蛋。”辰砂生气的皱起眉毛,也不知道在气他哪一点。

“结果我又被你救了吗?我可真失败呢。”法斯泄气的倒了下去,

辰砂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准备走了。

可法斯眨了眨眼,似乎听到了“回来就好”之类的话。

“……辰砂?”法斯轻声说道,辰砂也跟着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法斯。

“啊,你刚才说了什么吗?”法斯扯起一个笑容问道。

辰砂将头扭了回去,当做没听见法斯的问题,自顾自的向前走远。

法斯想起身拉住辰砂,可他的眼睛已经阖上,胸口的合金再次化开,只剩一张只是微微张开的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话。

一切都没有变化,时间沿着原有的轨迹,缓慢流逝。

黑水晶还是在冬天巡逻,偶尔再去法斯那儿说些什么话;露琪尔还是每天修着帕帕拉恰和法斯,医术也变得更加精湛;辰砂也还是独自一个人,在无人的夜晚巡逻着。

只是法斯也不再醒来,同帕帕拉恰一般陷入自己的梦境。

在某个被黑夜笼罩的角落,红色的人被周围聚光的水银簇拥,流动的空气也因此而停滞。

他看向那个白色的学院,那里躺着一个有着蓝发的家伙。

“我说了不要去,但他果然还是那么讨厌,不听别人的话。”

他这么说着,看了眼什么东西,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夜间巡逻。

而那样东西,只是一个板子和几张已经开始发黄的纸,其中的一张纸上还留着几个指印。

可就是这么个东西,被他精心存放到了干燥阴暗的地方,还每天保养着。

好似他的宝贝。

法斯再一次醒来,又是一个百年的经过。

他眨了眨眼,看了下已经石化掉的露琪尔,随口问道:“我脸上的白粉掉了吗?”

“没有,只是……”露琪尔也是支支吾吾的,不像他平日的作风。

法斯顺着露琪尔的眼光,用手碰了碰自己的眼角,发现是合金流了出来,而自己也控制不住。

但也不怎么像合金,里面混着一些银色的东西。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吧……好像老师说过,这是古老生物的缺陷来着……』法斯这么想着,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

红色的宝石在他胸口闪闪发光。

法斯愣住了,猛地抬起头盯着露琪尔,颤抖的嘴唇什么也说不出,眼角的液体滑落下来,也不知道滴到哪儿去了。

听到消息的各位宝石也很快都聚集过来,却看到这么副景象,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

最后是夏眠中的黑水晶穿着睡衣,作为法斯的搭档把事情宣布出来了:“你认识的辰砂在你醒来前的十二年前到月球上了,你身上的……是他留下来的一部分。”

“露琪尔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辰砂的一部分与你组装,结果居然成功了。”

法斯听后,好似用尽全身力气的问道:“辰砂……不是不被月人喜爱吗?”

“前辈是为了保护我和摩根才……”一旁沉默了许久的透这么说着,而他身旁的摩根也跟着低下了头。

“……这样吗?”法斯却突然笑了起来,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露琪尔正准备把法斯敲碎重组时,听到法斯一句有气无力的话。

“真过了那么多年啊……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了。”黑水晶打着哈欠准备走了。在他看来法斯只是和摩根与透的那次一样,缓过来就好了。

大家也是这么想的,法斯也止住了自己流下来的液体,都开始询问起翡翠自己工作的问题了。

唯一没那么想的戴雅,也在之后的一次相遇问了法斯:“法斯……你没事吧?”

“我没事啦,安心吧。”法斯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我和以前一样的强,不会被月人再抓上去啦。”

“是吗……?”戴雅好像安心了一些的样子,“那你也要小心啊,一个人巡逻什么的还是很危险,该喊大家帮忙就去喊,听到了吗?”

法斯一边说着明白,一边催促戴雅赶快工作。戴雅又担心的叮嘱了他一些事后才不放心的走了。

戴雅走后,法斯赶紧抹了抹脸,合金混着水银的液体又从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真是的,怎么一提起辰砂就停不下来了呢?”法斯无奈的摇摇头。

『可能是因为违约而更加愧疚了吧?』

『可能是因为,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又去月球了吧?』

『可能是因为辰砂他敏感的性格吧?』

『可能是因为……』

『……』

『是因为唯一一个对我这么吐露心声的人、我唯一一个喜欢的人的离去吧。』

『这么说来,我可真是……差劲啊。』

『……』

『对不起,辰砂。』

『我可能,永远遵守不了与你的约定了。』

END

评论 ( 5 )
热度 ( 53 )
  1. 娜娜丽赤野川 转载了此文字
    大大的文字写的很好,但是同时也很戳我心窝子啊!QQA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