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始至终,我攥在手中的东西未变过。

© 赤野川
Powered by LOFTER

【辰磷】我希望你能给我打个直球

食用说明:

1、为了开车居然写出了前篇,真是不可思议(于是本文特别粗糙短小,请注意);

2、ABO世界观(不清楚的欢迎百度,虽然在本文这个设定一点用处也没有),bl(我还是更喜欢男孩子之间的友♂情);

3、cp:长的像omega的alpha辰X长得像alpha的omega的磷(简称辰磷),辰砂比法斯大五岁的样子;

4、ooc都属于我;

5、里面人物名称皆用谐音;

6、一小点没什么用的设定:宝石的大家都在老师所组建的组织里搞事情,组织是包教育包工作包吃包喝包一堆东西的;青金石与磷叶石是姐弟关系(只是失散多年再加上这两人长的真不像);

7、如有撞梗请见谅!

以上接受,下面正文:

自己和法斯认识多久了呢?

今天戴雅突然问起了这事,辰砂也一瞬间答不上来。

如果是指辰砂单方面认识法斯的话,那么时间可以追溯到法斯刚上小学的时候;如果是指双方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存在,那么连最不关心这种事情的波尔茨都知道两人认识了大约十年;如果是指双方都熟识的话,那么两人呆在一起可能满打满算才五年。

戴雅也看出了辰砂的难处,只是笑吟吟的把话题岔开了。

辰砂也没有多想,只当是戴雅的恋爱脑,于是便跟着戴雅继续歪楼。

可辰砂没想到的是,这次戴雅来是受了某人的委托。

不一会儿,戴雅就结束了两人的聊天,在波尔茨的目光下给某人发了条信息。

“他又有什么事情?”波尔茨还记得某人当年为了个真相,不惜拉一群人与自己一同加入到敌对组织的事情。

戴雅自然是明白自家这个弟弟在担心什么,笑着说:“没关系的,这次只是处理他和辰砂的恋爱关系。”

没办法,谁叫他俩一个别扭不肯打直球,一个后天补了智商却忘了补情商。

简直就是另一个版本的“好想急死你”。

“欢迎回来!”

辰砂一进门就听见一个活力满满的声音,嘴角扬起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弧度:“嗯,我回来了。”

然后辰砂就看见了一颗蓝色的的脑袋从厨房的门后探了出来:“等会好好品尝下学者老师的美食吧!”

辰砂一边答应着法斯,一边在心里吐槽法斯居然没有忘记他这个自称。

五年前,那时他们都在同一个组织的不同部门里。法斯因为自身技能点过少,什么部门都帮不上忙。法斯硬是在这种情况下,努力的修炼自己,最后终于加入到了战斗·巡逻这个大热部门里。

后来在一个冬天,与法斯同队的安特库为了帮助双手骨折的法斯逃走,基本搭上了他的一条命。

虽然安特库最后被露琪尔救了回来,但他一身的武艺也基本是废了。

因为这件事情,法斯开始变得不像他自己,也越来越不惜命,于是后来的一次行动中脑袋受了重创,把以前的事情基本忘了个干净。

不知是不是因祸得福,法斯在那次失忆后,通过搭档黑水晶,认识到了拉碧丝,然后两人来了次认亲大会——法斯是拉碧丝的弟弟。

于是乎,法斯的智商就这么补了上来。

辰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总爱回想起些过去的事情——这次他还没来得及想多久,法斯就端着菜上桌了。

不得不说拉碧丝真是国民好姐姐,把法斯智商补上来了,还教他怎么追人——比如说如何抓住心上人的胃。

法斯看着(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就是)吃的很满足的辰砂,悄悄咪咪的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又不知道给谁发了条信息。

辰砂把一切看在眼里,却又不说出来。

辰砂居然在上班的时候,思维发生了扩散。

他总觉得这段时间,法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不过辰砂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现在能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法斯瞒着他。

法斯在一切事情结束的时候跟辰砂告白,辰砂以亲吻的方式代替了应答;两人现在正在同居中,除了研究如何制造生命这件事还没做过,其他的普通AO做的事情基本都做过了;法斯提过两人一起调到普通的职业部门里去这件事,于是辰砂也悄悄咪咪的找老师调部门了。

后来辰砂连咖啡已经冷了、有人给他重新倒了杯咖啡这件事情都没有察觉到。

“……辰砂?你在想什么啊?”辰砂像是一下被惊醒的样子,条件反射一个肘击送给了好心的戴雅。

也幸亏他们这个组织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戴雅就在这么个小空间里来了个铁板桥。

辰砂终于反应过来,赶快跟戴雅道歉。

“没事的,我家那个护短的弟弟也没来。”戴雅也不恼,午后的阳光撒在她的头发上,带来梦幻般的七彩。“说起来,我头次见辰砂你这个样子,法斯果然干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吧?”

自从两人关系确定之后,戴雅终于没有跟辰砂开“法斯跟你告白了吧”之类的玩笑,但戴雅之后开的玩笑也基本固定在了“法斯搞事情”。

辰砂一边否认着这件事情,一边却在心里思考“法斯搞事情”的可能性。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拉碧丝还是爱库美亚的影响,总之法斯现在除了变得很像个色  鬼之外还喜欢搞事情——这个特点从他拉着一群人去敌对组织一事尤为突出。

这事说起来,大致也是因为他们敬爱的老师竟然与敌对组织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法斯为了弄清楚这中间的事,首先拉着他的搭档黑水晶把他自己卖到那个组织里,接着为了与爱库美亚合作便提了个方案,各种煽动、欺骗了大家。

不过在真相大白时,大家也原谅了法斯这种极其不负责的行为。

辰砂想来想去,觉得除了法斯又准备搞事情之外,也没什么事情可以让法斯瞒着他了。

在辰砂思考的这段时间里,戴雅冒着被原来卧底部一把手的辰砂发现的风险,抢着给某人发了条信息。

信息的内容只有一点——可以开始行动了。

“我回来了。”

辰砂和往日一样说着话,却没有人出来接应。

难道今天他在加班?辰砂一边想着“法斯在加班”的可能性,一边向屋内走去准备开灯。

“不许动!”

感受到有人贴近,辰砂也早就停下了步伐,任那人像个孩子一样的跟他打闹。

“我是来拷问你的人。”法斯试图笑的像个动画里的大反派,“记住了,必须说对话,不然我就带着你的同居人离开!”

辰砂敷衍般的答应了个“好”,摆出了个“任君宰割”的样子,把那个一点也不称职的反派给逗乐了。

“看在你比三年前更加听话的份上,学者——学者大反派就给你个提示!”学者大反派看上去得意极了,“你必须打直球,不许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辰砂还没明白法斯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法斯便把问题抛了出来:“你喜欢法斯法菲莱特吗?”

喜欢。

辰砂想说出来时,却像被上了个禁言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辰砂也总算是明白了法斯这次搞事情是为了啥。

在他们那群人里,他们对于辰砂,除去什么“双商高”“能力强”“长的过于清秀”之类的评价,就是“傲娇”两字。

刚开始辰砂也不清楚“傲娇”是啥意思,直到后来他上了网,终于明白了。

可他也不打算改,毕竟于他而言,这些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不值得自己去改变。

——可如今法斯就是逼着辰砂,要让辰砂克服掉自己这个属性。

“……你这么几天下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辰砂的语言透出冷漠,让法斯也不得一愣。

辰砂趁着法斯愣的时候,一下把法斯压在身下,看着他那双不同瞳色的眼睛——那只白色的眼睛如夜空中的那轮皎月。

辰砂看着那只眼睛,就如同在圆月之下。他拉起法斯的手,让法斯去触碰自己那颗跳动的心脏。

“月色真美。”

辰砂轻轻的笑着,红色的双眸只有法斯的倒影,长长的红发缠住了法斯的手指,也缠住了法斯的心神。

“如果只是组队的话,还是不够的吧?”

辰砂俯下身子,在法斯的耳畔吐露真心。

“从前我的这颗心脏,只是为了活下去而跳动——直到我认识了你,才知道这颗心脏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不停跳动。”

法斯也是没料到辰砂撩起人来这么可怕,于是他成功的错过了辰砂的那张大红脸。

不过法斯倒是没有错过辰砂那红透了的耳朵。

后来法斯在被辰砂一记直球击晕之后,把事情全抖了出来。

事情的起因是两人同居了两年,关系也确定了,连亲戚朋友家长都见过了,负距离这种事情居然一次也没有发生。

法斯忍不住与自己的同好戴雅提起了这件事,戴雅也是一惊,一句“辰砂是真的喜欢你吗”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于是后面便是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搞事情,一定要让辰砂这个傲娇打出一记漂亮的直球。

不过结果,还是很好的。

不过辰砂和法斯万万没想到的是,戴雅居然悄悄的安了个摄像头。

尽管在辰砂跟法斯打完直球后,戴雅便马上坦诚了这件事情,并表示愿意请两人吃饭来请罪,但是无论如何戴雅都拿到了第一手材料。

“法斯,这是我之前截的图。”看上去戴雅心情非常好,“虽然是辰砂主动压着你……但这怎么看都像是辰砂被迫压在你身上吧?”

确实,从戴雅的截图上来看,法斯像是被突然告白的A,而辰砂则像个壮胆告白的O。

这件事情也一直是他们这群人吐槽的一件事情。

辰砂因为自身的长相身材,还因为他的信息素一点也不咄咄逼人,上街经常会被人误以为是O而被搭讪;法斯在得到自家姐姐真传之后,无论从胆子还是从气场,都甩一堆A几条街,再加上色  鬼这个奇怪的属性,总被人误以为是个A。

法斯也是对此无能为力,跟戴雅撒娇似的抱怨了下,戴雅便把话题岔开,愉快的问候起了这对AO的日常生活。

辰砂开门便看到的是法斯乐呵呵的看着手机,开始长长的蓝发散在枕头上,像是片波光粼粼的湖水。

“啊,你回来了?”法斯的视线从手机上一开,脖颈有着如天鹅般优美弧线。

“嗯。”辰砂应着,眼底盛满对法斯一人的温柔。

“我回来了。”

END

一点碎碎念:

要做司机就好好做司机,结果脑子一抽写了篇日常来为开车做准备。

估计能做这种事情的就我了。

还有我真不习惯写这种类型的文,我为什么要伤害我自己!(暴风雨般的哭泣)

ooc到我都不敢打宝石tag了!

谢谢大家能看完这篇粗糙到爆炸的文章,谢谢!!!

评论 ( 2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