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始至终,我攥在手中的东西未变过。

© 赤野川
Powered by LOFTER

【冰秋】奇书论

OOC预警,文章粗糙短小注意。

可能有撞梗问题,如果冒犯到了的话先在此道歉。

迟到的沈老师生贺文,我的本质就是鸽子吧。











    “系统?在不在?系统你炸了吗?”


    沈清秋突然感到恐惧,死命戳爆自从和冰妹在一起了就没怎么用过的系统。


    “系统为您提供24小时全方位、人性化在线服务。”


    听到熟悉的谷歌娘系统音,沈清秋竟头一次感到热泪盈眶,赶紧逮着系统就问:“这是什么情况?是bug还是梦境之地?原先那边是炸了吗?”


    沈清秋一堆话不分前后左右尊老爱幼的全砸在系统身上,然后自己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假模假样的清清嗓子,却在准备拿出扇子装B遮脸的时候摸了个空,黑着脸看了下自己现在的模样。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黑红服装,附带已经蔓延到手臂的天魔印。








    这事小孩没娘,说来话长。


    自从被自家弟子们请出清静峰后,沈清秋和洛冰河便在山林间过起了小日子,沈清秋每天给洛冰河送送返,挑剔下洛冰河做的菜,偶尔半推半就地答应洛冰河的探讨,生活过的自在极了。


    近两天洛冰河又瞒着沈清秋买了新的冰秋本,沈清秋大致翻阅一下。


    这话本写的是两人身份互换后的故事,摸着良心说句实话文笔挺好,但对于部分内容沈老师表示不忍直视。


    沈清秋看后就把本子丢进火里烧了个干净,板着脸等洛冰河的花式道歉。


    洛冰河也不愧是一代魔君,进屋子往里一瞧沈清秋板着脸,二见新买的本子没了踪迹,顿时了然,把劳作工具放好,也不像那个往日找沈清秋摇尾巴求奖励,眼里马上泪花一片,整个人离沈清秋一个安全的师生距离,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盯着沈清秋。


    自飞机大大给了魔尊那个惊世骇俗的建议后,洛少女的画风就没正常过。


    洛冰河虽然知道沈清秋只是想教训下自己,可是他能让师尊心软然后逃避惩罚他就不会去接受批评。


    毕竟师尊是那样温柔的人,所以他才会用这种胡闹的方式讨他师尊的无奈与宠溺。


    果不其然,沈清秋的脸开始板不住了,过一阵子后自暴自弃的叹息一声,“过来,让我瞧瞧——今天累不累?”


    洛冰河像是下意识的点点头,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赶紧摇摇头,然后乖巧的蹭过来站到沈清秋面前。沈清秋见他这么副可怜样子,明知是故意为之也狠不下心说什么,只摸摸洛少女的头看似随意地说道:“我说了你不要花钱花在这些不必要的东西上,你怎么这般不听呢?”


    “弟子知错了。”洛冰河认错认的很快,只是悔改之心不曾见过就是了,“师尊,弟子……有一事相求。”


    沈清秋猛地察觉到这个发展似乎过于熟悉,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复道:“何事?”


    “弟子前些日子偶得一奇书,此书对师尊与弟子的分析很是到位,但最令弟子惊奇的是此书竟做了个大胆的猜测。”洛冰河悄悄看了下沈清秋的脸色,见并无异常便继续说了下去,“此书将师尊与弟子的身份互换,并对互换后的事情也做了相应的分析,实在是令人拍案叫绝。”


    沈清秋看上去神色正常,但攥紧扇子的手却已经暴露了他内心的波涛汹涌。沈清秋深吸一口气,脑袋里“冷静”二字手拉手,绕地球整整三圈后,才平静地问道:“所以?”


    洛冰河突然脸红,像个连小手都没拉过的纯情小伙子。他悄悄靠近沈清秋,在那人耳边说了几个字,预料之内的得了沈仙师的一脚及一句:“滚”,洛冰河也不恼,反而是红光满面地出了竹屋。


    沈清秋实在是被洛冰河地厚脸皮给吓到了,左思右想也忘不了男主那张帅脸,干脆衣服一脱鞋子一蹬,上床睡觉去了。


    然后一觉醒来便是开头的那一幕。








    “这是系统为祝贺贵方成为我们初级VIP迟到的礼物。”系统丝毫不在意刚沈清秋的失态,不急不慢地回答问题:“鉴于察觉到您近来似乎有些私愿,我们便擅作主张微改了下礼物地内容。”

    

    沈清秋泪流满面,十分想说那是主角地私愿不是他这个人渣反派的。


    “此礼物发放期间,不会对原先世界产生任何影响,请您尽情享受被你发放的礼物。”

    

    听到对原先世界无影响,沈清秋先松了口气——他是真的怕洛冰河因为找不到自己而走火入魔,然后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乐观想法,开始了自己的魔尊生活。









    沈清秋回魔界随心所欲的瞎晃,没能有机会再去体验下魔族居民实用的名字。


    他捡到了个人类小孩。


    在人类中,魔族永远都是凶神恶煞要吃人的存在,这小孩不小心跑到魔界这儿还被当成珍稀保护动物被魔族围观一番,已经下的双腿发抖泪花不断,可还要强撑着不要被魔族笑话。


    沈清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团子被吓成那样,连团子长啥样也不看,二话不说把团子从魔堆里提出来,借着自己是魔尊任性的给众魔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来到处无人的地方,沈清秋正准备问问这小孩家住哪里,可一看见小孩这脸就头大。


    这小孩长得真像洛冰河。


    可看这小孩一抖一抖的沈清秋也顾不得什么了,蹲在小团子面前与小团子平视,“不哭了哈,这里没吓人的家伙了,别害怕。”


    小团子听了他的话,心情平复些许,尽管还在抽噎但已经停了哭泣。


    “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你。”沈清秋摸摸小团子的头,发现手感甚好,“我叫沈清秋,你呢?”


    小团子用手背抹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回答道:“我……我叫洛冰河。”


    沈清秋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他与男主的缘分——真是走到哪儿见到哪儿啊。


    不过对于没能介入小冰河的生活这件事一直是沈清秋的一大遗憾,眼下总算有了机会。他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安慰小冰河,只觉衣袖被什么拉扯着,低头一看,是小冰河白嫩的小爪子。


    “请问,您是仙人吗?”小冰河被泪水洗过的眼睛如明星般闪耀,燃着炽热的希望之火。


    沈清秋不好打破小冰河的梦,于是模模糊糊道:“我不是仙人,但我会做许多仙人会做的事情。”


    “那么,请您收我为徒吧!”小冰河稚嫩却坚定的声音传进沈清秋耳里,“我想和您一样厉害,和您一样能救更多的人!”


    沈清秋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好答应了洛冰河。








    沈清秋带着洛冰河回了人界,随便找了个无人山林,砍些竹子做个竹屋便将就住下了。


    此期间他也渐渐知道这里的洛冰河先前过的是什么日子。


    洛冰河被他养母从洛川抱回的第四年,养母就被当时的一场疫病夺了性命,洛冰河无奈之下,收拾了下养母留给他的东西,跟街上的小乞丐一起讨饭去了。


    结果这段时间镇上的乡绅老爷听江湖传言说用小孩的心肺可以制长生药,于是街上的小叫花子就成了人人皆可抓的存在。


    洛冰河为了躲那群人,一路跑着跑着竟不小心到了魔界。


    沈清秋发现这里的洛冰河的经历似乎有一点与沈九相似,正准备开口问却被洛冰河截了胡:“那么师尊当时为什么在魔界呢?”


    沈清秋唬人的经验多,用刚制好不久的折扇装B,“魔族的手一般不怎么巧,所以很是稀奇人类的东西。你用些小手艺就可以从魔族那儿换些人类的高价货。”


    “ 所以师尊当时是在淘货啊。”洛冰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什么时候去淘比较好呢?”


    “一切视情况而定,不能一概而论。”沈清秋道,“不过最重要地还是你的实力——今天的功课做完了没有?”


    “惭愧,弟子这就去完成。”洛冰河终于不在这一问题上纠结,礼貌地跟沈清秋打招呼后边回自己的房间修炼去了,可沈清秋一杯茶刚下肚洛冰河就拿着书过来求教了。


    沈清秋虽觉得这孩子腻歪,但也没多想,和往常一样认真教导起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三年。


    这些日子沈清秋凭这具身体够强的硬件,竟通过梦境之术摸清这里自己的来历了。


    他是天地间的一朵奇葩。他的父母皆是天魔一族却有了他这个自带灵魔两套系统的孩子。搞得那段时间魔族各种担心受怕,怕一回家发现人类给自己加冕为王。


    后来他的母亲也因他而死,尽管他的确是那两个人的孩子。


    为了避嫌,他也基本不在魔界生活,直至一日他父亲——也就上一任魔君,因为人类的联手而镇于白露山下后,他被魔界找回去替他那倒霉老爹当魔尊。


    不过比起原先世界里洛冰河那套随时暴走的灵魔系统,这里的他的更加稳定,他的灵魔系统可以互相补充互相压制,减少不少走火入魔的危险。


    后来他带洛冰河出去认识世界的时候,遇到了位熟人。








    沈清秋在洛冰河八岁时,想着老与世隔绝也不大好,干脆带着洛冰河去人类的市镇去玩、不,是去学习人类之间的交往方式。


    沈清秋在人界的身份就是个普通仙师,现在只需对外称自己收了个小徒弟就行了。


    作为个(伪)仙师,沈清秋从不差地方住,乡绅老爷的苦恼可是永远不缺的,他和洛冰河只要高冷的呆在市镇的入口,不到一炷香就会有人过来请他俩除鬼消灾。而把事情处理完了,他们就可以蹭吃蹭喝蹭住好些日子。


    那一天听闻双湖城出了剥皮客的事情,沈清秋和往常一样带着洛冰河往哪出赶。到了地方,还没等陈员外的人过来,却先见到了熟悉的飞机菊苣。


    很显然尚清华也看见他们了,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下去。


    沈清秋其实很想当场冲过去拎起尚清华来个恶龙咆哮、不,愉快的叙旧,可鉴于洛冰河在场,沈清秋也不想OOC了个彻底,最后折中一下,销上尚清华一起去了陈员外那儿。


    对于魔尊而言,剥皮客这个(于原先清静峰峰主的)新手BOSS连塞牙都嫌少,于是俩下解决事情就让洛冰河找员外要了两间房吗。沈清秋让洛冰河呆在屋里温习下过去所学,然后以:叙旧”的名义一脚踏进另一间房找那可敬可亲的作者了。


    尚清华穿着漠北君的改良版服装,苦着脸看着现在的魔尊,“瓜兄,好久不见啊。”


    “没想到还是飞机聚聚你啊,咱们也闲话不多说。”沈清秋很是自然地扯过一把椅子,坐在尚清华旁边,抓了把不知从哪儿来的龙骨香瓜子嗑了起来,“尚清华你这是成了漠北君?”


    “别,我家大王的位置我可不敢替,这都是系统的锅。”尚清华的脸都要皱到一起了,“你现在不但是魔尊,而且又收了冰哥做徒弟?”


    沈清秋摆摆手,“不提这事,你家在这里的漠北君找到没有?”


    沈清秋只是想着转移话题活跃下气氛,不料尚清华更加沉闷了。


    “当然找了,我到这儿就去找我家大王了。”尚清华死鱼眼的看着沈清秋,惹得沈清秋不由好奇的又问了句:你家漠北在这儿是什么身份“。


    尚清华一脸生无可恋道:“他现在在苍穹山派的百战峰上。”


    沈清秋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最后只是拍拍尚清华的肩,沉痛的说道:“节哀顺变。”


    两人情绪过于投入,都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一个人站着在偷听些什么。








    沈清秋和尚清华告别后,就带着洛冰河一路游山玩水。


    没了峰主那些要看要批的东西,没了那群要他操碎心的熊孩子,多了任劳任怨的魔族苦工,还有贴心小棉袄洛冰河,沈清秋的日子竟过的比清静峰主那段时间还自在。


    不过有些东西他就是命,你即使想躲你也躲不过。


    那日沈清秋带着洛冰河溜达到绝地谷那儿,看声势浩荡各大门派都汇聚于此——原来是仙盟大会。


    沈清秋本想躲过去免得多些不必要的麻烦,却不料巨型结界已经撑起,他和洛冰河误打误撞的进了比赛场地。


    “师尊,这是怎么回事?”洛冰河以前也没有和那些大门派有过接触,自然是不清楚何为仙盟大会。沈清秋稍微整理了下思绪,跟洛冰河简单的解释了下现在的情况。


    “别人在那儿比赛,我们也不好去打扰他们。”沈清秋跟洛冰河解释完后,一下一下无意识地用折扇敲着手心,“我们就随便找处地方,等他们这几日比试完了再出去。”


    洛冰河乖巧地点点头,从随身携带地包裹里掏出了龙须酥点心给沈清秋,“师尊请慢用——弟子记得这地有株叫做千叶静雪华莲的植物,可以屏退魔物,要不我们去那儿休整几日?”


    对于这么乖巧而且记性也好做事一流的徒弟,沈清秋有时都想告诉洛冰河“不用再征求为师的建议了,你有时做的决定比为师还好啊”。


    不过表面功夫要做好,B格一定不能掉。沈清秋许可道:“可以,就去那儿吧。”


    师徒俩人便绕过比赛的众多新秀,向那处走去。








    沈清秋本以为这里的设定和原先世界截然相反,那些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了。


    事实证明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熟悉的魔物依旧被放了出来,沈清秋和洛冰河也顾不得被人质问的风险,一边斩杀魔物一边救助着那些门派的新秀,此期间还看到了先前尚清华提到的在百战峰的漠北君——他替了原先世界里的洛冰河做了这里的第一名。


    对于沈清秋和洛冰河的出现,在大部分少男少女还在迟疑之际,漠北君完全不顾队员的警告,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他俩地援手,而且看上去还有要和洛冰河心心相惜要做一对好基友的趋势。


    洛冰河是头一次和同龄人有这般接触,有些迷惑却又新奇,沈清秋作为一个老父亲自然是欣慰极了。


    俩人护着这些人到了那花附近不久,熟悉的7.5级地震就来了。


    众人东倒西歪,一群孩子也就洛冰河和漠北君这两个内力深厚的没倒,可沈清秋已经没有精力去关注这些,他现在正揪着系统狂问道:“系统?这是怎么回事?无尽深渊这剧情要谁走?这里的洛冰河就是个普通人类他怎么下无间深渊?”


    “回答:无间深渊的剧情由‘魔尊沈清秋’完成,若不完成则遣送贵方完成一定惩罚后返回原先世界。”


    沈清秋:“……”


    等等系统说好的这是礼物呢?谁家礼物会让收件人受惩罚?


    以及对于身份互换而造成的剧情bug真的致命,原先世界里男主为拿金手指必走的剧情现在全便宜了他这个人渣反派。


    “等等……系统,无间深渊总得有个引导吧?不然怎么开剧情?”沈清秋想起原先世界充当黑月蟒犀的漠北君,心里升起一个及其不安的想法。


    还没等到系统的回复,一脸生无可恋的尚清华就从无间深渊的口子走了出来,像是完成任务似的毫无波澜道:“魔尊大人,该回去了。”


    洛冰河不可置信的看了沈清秋一眼。


    漠北是百战峰的弟子,自然不可能是什么魔族,洛冰河也清楚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只有沈清秋,洛冰河无论怎么问沈清秋的身份都不会从那人的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师尊……?”洛冰河不敢相信当初那个从魔族手中救出自己、这么多年认真教导自己的人是人类深恶痛绝的魔尊。


    要是魔尊是那样温柔那样好的人,那人类就是比魔族还要坏的存在了。


    沈清秋无奈的叹息一声。


    原先世界需要他狠下心一脚把小白花踹下无间深渊,这里又需要他高贵冷艳地打碎洛冰河这些年形成的三观。


    ——真是怎样都不好做人。


    “沈大大,”沈清秋被尚清华这个肉麻的称呼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而尚清华也没好到哪儿去脸部肌肉都在抽动着,“您在外游玩过久,该回去处理事务了。”


    洛冰河也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正对沈清秋,眼角泛红,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师尊,他在骗人,是吗?”


    看着洛冰河这副样子,沈清秋真的很想摸摸他的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该走的剧情还是要走。


    “……让开。”沈清秋的脸阴沉了下来,眼底似乎闪着不详的红光,眨眼间自额而下的天魔印出现在他的身上,“我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洛冰河显然没料到这一幕,呆呆地愣在原地,一双眼看着沈清秋,泪无声地落下,不见踪迹,只留泪痕。


    沈清秋实在是受不了洛冰河这样地眼神,手一挥,洛冰河就被一股无形的力掀翻在地,无能为力地看着沈清秋一步一步地迈步走向无间深渊。


    直到沈清秋消失在无间深渊,洛冰河还在冲那个方向看着,眼睛都不肯眨一下,手指狠狠地抓着地面留下一道道地痕迹。


    漠北目睹完整个过程,虽然整件事情也是超出了他的想象,但比起身在局中的洛冰河他受到的影响就要少的多。他想了想走了过去,先扶洛冰河起来,然后看到洛冰河那个师尊在走前似乎落下了什么东西。


    洛冰河也看见了,弯腰把那东西捡了起来。


    是沈清秋后来自己做的扇子。


    洛冰河手颤抖着打开那个扇子,一幅山水画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愣了愣,把扇子翻了个面——白的。


    平日沈清秋打开扇子地那面永远都是空白的,洛冰河也问过沈清秋为什么不题诗作画在上面,而当时的沈清秋只是高深莫测的笑着摇了摇头。


    “这里是哪儿?”


    漠北从扇子打开的那一刻就懵了,洛冰河明白漠北是知道这个地方的。


    漠北看着洛冰河,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


    “苍穹山派,清静峰。”








    沈清秋终于体验了一把原先世界里的洛冰河每天到底在处理些什么糟心事。


    每天都是某地哪个魔又闹事了,某地哪个魔又要起义了,总而言之就是每天派人上去打某某、派亲信上去打某某、自己撸起袖子亲自上去打某某。


    一天打四五场都算少,打二十场都不嫌多。


    这还是建立在苍穹山派的各位全部身份转换的情况下。


    当时沈清秋跟着尚清华一起从无尽深渊回了魔界,在魔界宫殿的大门前,尚清华突然伸手拍拍沈清秋的肩膀,告诉他“兄弟挺住”。


    沈清秋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个情况,门就开了。


    熟悉的岳掌门的脸出现了。


    沈清秋当场愣住。


    然后熟的不能再熟的各峰峰主都在岳清源的身后。


    沈清秋表示自己想静静不要问静静是谁。


    以及既然掌门师兄都在这儿他这个原先的清静峰峰主还当什么魔尊。


    这些日子里,沈清秋很是成功的划水划过了金兰城、原先世界里的洛冰河的五年与埋骨岭这些重大任务点,就在沈清秋感叹这下很难再见到洛冰河的时候却出了乱子。


    一些自称是他那倒霉老爹的旧部从南疆出发,拿着不知从哪儿淘出来的心魔剑说要合并人界。


    沈清秋作为一个热爱子民的魔尊,还挺想问下他们心魔剑需要的魔力你们够不够,不够的话就把心魔剑低价卖给他这个便宜魔尊吧。


    可惜这顶多就算是沈清秋的吐槽,这件事情很严肃,不管是人还是魔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沈清秋想人类、特别是大门派掌门的脸皮子一般都薄的很,他这个魔尊倒是无所谓,倒不如先发请帖与人类议事商量这件事怎么处理。


    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其他峰主、不,其他部下的一致同意,至于谁告知这个消息……


    “飞机聚聚啊……”沈清秋一脸不怀好意的拍拍尚清华的肩膀,“你能言善辩,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吧。”


    尚清华表示为了这个与黑粉同乡的世界自己也是拼了。








    “瓜兄,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尚清华一脸严肃的看着沈清秋。


    人类虽然很是怀疑魔族的诚意但还是答应了沈清秋的请求,将见面的地方订到了昭华寺中。


    尽管大家都挺反对他直接去人类的地盘上,但沈清秋很是无所谓的表示“我真诚谈话那些人类能把我怎么样而且我是魔尊我很强的”后和各位峰主部下一起去了昭华寺。


    “什么事?你家漠北找小姑娘了还是这里的洛冰河正常开后宫了?”沈清秋不怎么明白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这个无节操无下限只会挖坑不填的作者严肃起来。


    “虽然关于大王和冰哥但完全和你说的事扯不上关系。”尚清华道,“他们……哎,算了,你见了就知道了。”


    多么熟悉的“凶手其实是“啊!要不是已经到了大雄宝殿沈清秋真想把尚清华暴揍一顿!


    怀着不安的心情,沈清秋一脚踏进了昭华寺副本。








    看着比当年抓声名败裂的清静峰峰主的阵仗还要大,沈清秋忍不住吐槽人类就是喜欢凑热闹,不管你有没有收到邀请只要听说了这件事你都可以浑水摸鱼进来。

 

   可令沈清秋注意的,是苍穹山派那儿。


    十二峰主不多不少的站在那儿,只是十二个中混着他熟悉的洛冰河和漠北君。


    沈清秋总算明白尚清华要他知道什么事情了。


    洛冰河身上穿着原先世界里的他天天都在穿的衣服的改良版,漠北则穿着柳清歌的改良版服饰,一看就是标准的清静峰峰主和百战峰峰主。


    感情真的是身份互换,他和洛冰河的身份就是一次完美的互换。


    至于飞机聚聚和他家漠北为什么不是完美互换?以漠北的实力能进安定峰那也可算作是一大奇迹了。


    沈清秋带着魔族众人踏进的瞬间,就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顶着无数炽热的视线一直走到了昭华寺给他们备好的位置站定。


    既然全场瞩目,那么自然是逃不过洛冰河的眼睛。


    沈清秋反倒觉得洛冰河一人的视线就比得过众人的眼神,特别是洛冰河眼底的神色,混合着他看不懂的情绪,但始终给他的感觉就是即将爆发的沉默火山。


    不过沈清秋来不及处理洛冰河那儿,他最先要应付的是各大门派。


    这次没了冰妹这个隐形炸弹,而这里的他的身世问题不但是魔族知道,连不少人类也都清楚,谈起话来倒是方便了许多,完全不用担心什么形象正面问题。


    再加上洛冰河偶尔两句隐秘的维护——沈清秋有点摸不清楚洛冰河是什么个意思,按道理他在无间深渊那儿伤他那么深,洛冰河应该是对他深恶痛绝才是,难道这里的洛冰河也靠他自己补足了爽度?


    沈老师又一次深深质疑起了自己的育儿方法。








    商讨结束后,人类和魔族和平结盟,而洛冰河也没有在这时候找他。


    虽然沈清秋一直挺像求个清净,但洛冰河不去找他还是挺令他感到一丝不适的。


    不过比起人魔两界合并,私人恩怨都是小事。按照沈清秋的说法,各位在洛川初雪的时候聚集于此,果真在洛川中游的上空看到了埋骨岭。


    沈清秋当时看到这熟悉的副本时,不由的感叹一句:“果然剧情杀就是剧情杀,你怎么躲都躲不掉。”


    鉴于之前沈清秋给的信息足够给力,给力到连自己人都不知道消息从哪儿来,大家的布置可谓是有条不紊,没有出太大的纰漏。


    后来众人进去拔掉心魔剑阻止两界合并时却又出了乱子,那几个旧部出人意料的顽强,抱着心魔剑往埋骨岭深处死命的跑,沈清秋追上去之后埋骨岭猛地一塌,把沈清秋和众人给隔开了。


    洛冰河心急如焚,他之前在昭化寺为了不给沈清秋添麻烦,所以没上前去叙旧。


    他和漠北成为峰主后,常常外出前往各地,包括魔界,从侧面去了解沈清秋究竟是怎样一个魔尊。通过见闻,洛冰河知道当时沈清秋为了护着自己才故意做的那样决绝,故而也对沈清秋做的那些事情那么的有执念了。


    他的执念成了见到沈清秋、让沈清秋成为自己的人。


    眼下和沈清秋分散,他急的不行,废了好大力气才终于把障碍清除个大概,两步并作三步的去找那人,却发现心魔剑已经拔下,但那人躺在乱石堆中。


    洛冰河赶紧跑到那人身旁,只见沈清秋呼吸急促,天魔印从额上一直蔓延,颇有蔓延到全身的架势。洛冰河一探那人脉象,便知沈清秋走火入魔了。


    沈清秋实在不愿意承认自己前面立了个FLAG。


    “师尊?师尊?师尊你先醒醒!”洛冰河捉过沈清秋的手,一边给沈清秋输入灵力帮他梳理一边努力叫醒沈清秋。


    沈清秋被烧的迷迷糊糊,一睁眼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干脆闭着眼瞎回应着些什么。


    意识朦胧之际,沈清秋似乎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扯开,他下意识地抱紧身边唯一地热源,闭着眼睛任自己徒弟摆弄了……








    人魔两界的合并自然是阻止成功了,而之后洛冰河也和沈清秋在清静峰上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今天你不去教导你的弟子真的没事吗?”


    沈清秋咬着牙慢腾腾的准备从床上下来,然后被他弟子按回床上。


    “没事,作为我的弟子,要是连自学也不会,就不要对外称自己是清静峰的。”


    洛冰河笑道:“师尊要不多休息一阵子?待弟子把饭菜做好再起?”


    沈清秋本来就困的不行,身体更是累到无话可说,于是两眼一闭睡了过去。








    “师尊?醒醒,该吃饭了。”


    沈清秋迷迷糊糊的从梦里醒来,才惊觉自己已经回到了原先世界。


    “不过在等师尊起来的时候弟子也不小心睡着了。”洛冰河已经成功地溜到俩人地房间,饭香充斥着沈清秋的鼻腔勾起他的食欲,“说来也巧,竟梦到的是之前跟师尊说到的那本奇书的事情。”


    沈清秋一下愣在原地,然后后知后觉的边吃饭边跟系统扯皮去了。








END


9.23:我恨手机端……我就改下符号改下错字我的格式立马全乱……

评论 ( 6 )
热度 ( 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