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始至终,我攥在手中的东西未变过。

© 赤野川
Powered by LOFTER

【冰秋】看着

ooc注意,标题瞎取、文字粗糙注意。
不明白自己写这个什么意义注意。











洛冰河小时,因为身高不够所以一直都是仰望着他的师尊。

于他而言,仰望师尊似乎就离师尊更远一些。

无论是师尊冷笑一声将热茶泼到他身上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得意,还是后来师尊护他不受天锤长老攻击时的仙人下凡。

在洛冰河小时,师尊就是那天上的人,不能触及的人,好看到不像话的人。

洛冰河本以为随着年纪的增长,他对师尊的这份印象就会有些改变。

可惜他错了。

师尊在他眼里还是那个神仙,哪怕后来他比师尊还要高了,但他看师尊时总有种在仰望师尊的错觉。

师尊似乎就是一望不见底的深渊,他无论如何也看不透自己的师尊。

他因为无法更靠近师尊而感到十足的难过,继而竟产生了不恰当的想法,他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羞愧,同时也十分期待这个想法能有一日实现。

他平日将这个想法紧紧捂着,无论如何也不叫他的师尊有半分觉察。

可在师尊将他推入无尽深渊时,这个恶毒的想法再也压制不住了。

他想把仙人从天上拉入凡间,好让仙人染上凡间的痴贪嗔,然后囚禁那个仙人于自己的身旁,让仙人的目光永远停留在自己的身上,让仙人的笑容只为自己一人绽放。

这样他就可以跟整个世界说,这个仙人是我的,谁也不能从我的身边夺走。

后来他的确做到了,把仙人从高高在上的位置拉下,成为世人唾弃的对象,让仙人呆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洛冰河自己也知道,他只是把师尊的身体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师尊的心灵还不属于他。

师尊所思所想的,永远也不会是他。

他还是愤怒,他不明白师尊究竟为何看不到自己的好,苍穹派到底是何能何德能让师尊牺牲自己。

他渐渐不再是仰望着自己的师尊,他试着平视、甚至是俯视,可惜无论怎么看自己的师尊,那种距离感始终都无法抹去。

他也发现,自己手中的那几件想要的事物都是黄沙,怎么也留不住;他也发现自己在任何人那儿,不过都是个可以被替代的物品。

他不会被任何人选择。

他渐渐感觉自己开始不受控制,他的思绪似乎也变得越来越乱,他为了留住仙人、让自己不是被人抛弃的存在,陷入了自己的梦魇,做了很多不应该的事情。

在醒来之时,他害怕至极,师尊被自己一次又一次弄伤,在埋骨岭这里甚至……

可是在他眼中永远深不可测的师尊却说希望他活着,醒着,强大着。

他感觉自己脸上有液体在滚落。





是泪。






或许是这泪感动了上苍感动了命运,本以为要回到天上的师尊留在了凡间,继续陪着他度过剩下的岁月。


他也知道,无论是怎样去看自己的师尊,师尊始终都是那副样子,不会变也不可能变。


他的心愿实现了,仙人留在了自己的身边,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笑容也为自己绽开。






“冰河,你在笑什么?”






洛冰河一下惊醒,刚才沉入自己的思绪过久,叫他的师尊担心了。


他看向自己的师尊,不再是膜拜仙人的仰望,不再是少年试图寻求平等的平视,也不是为了不让

自己恐惧的俯视,仅仅只是看着。


这样就可以了,师尊无论如何也不会变,他只需要看着师尊就行了。


“弟子在想今日的菜式呢。”


他嘴角勾起一个幸福的弧度,而师尊也和往日一样跟他絮叨着。


像每一对道侣,像每一个寻常百姓家。




END

评论 ( 3 )
热度 ( 54 )